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杜丽第三次冲击首金失利退役:首金不再那么敏感_www.qyzjzx.com / 内容

杜丽第三次冲击首金失利退役:首金不再那么敏感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15 03:25|来源:www.qyzjzx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杜丽第三次冲击首金失利退役:首金不再那么敏感

(原标题:杜丽谢幕:奥运首金的光环与枷锁)

里约奥运会,杜丽第三次冲击首金,这两个字不再是悬在头顶的剑,她说“经历得多了,首金不再像前几届那么敏感,前几年一听到首金心就一紧,感觉受不了,所有人都不要和我提首金,现在感觉太正常了。”

里约奥运会女子50米步枪三姿比赛结束后,杜丽宣布退役。图片来自网络

里约当地时间8月11日,奥运会女子50米步枪三姿比赛结束。既女子10米气步枪银牌之后,34岁的杜丽再摘铜牌。

“我想我以后可能会放弃射击训练了。”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作为奥运会四届元老,杜丽平静宣布退役。

粉丝顾佳茜在微博里写道:中国现在是8月12日零点,你的比赛结束了,夜非常非常的静。如果说04年是因为你的青春桀骜而眼前一亮,08年是被你重压失利后的绝地反击而振奋呐喊,那么到现在,我完完全全被你的云淡风轻、大气从容和温润如玉所吸引。

12年,一个轮回,杜丽经历了成败荣辱。如今,集齐奥运会金、银、铜牌,她从容退场。

2004年初次参加奥运会的杜丽以黑马姿态为中国夺得首金。图片来自网络

北京时间8月6日晚,里约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。杜丽打出207环,以1环之差落后美国19岁小将,为中国代表团赢得首枚银牌。

打完最后一枪,她亲吻了一下枪托,“成功失败都有过,足够了。”

过去十二年,奥运首金是她的光环,也是她的枷锁。

2004年雅典,初次参加奥运会的杜丽以黑马姿态夺得首金。当年,她只有二十二岁,青春痘还未褪去,红扑扑的脸颊上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现在说起雅典奥运会,杜丽的启蒙教练周士兵还觉得像是做梦一样,“杜丽拿了首金以后,好多记者来采访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”他对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,关于杜丽再夺首金的报道铺天盖地。比赛当天,周士兵守在电视机前,“我都能看出来,她状态不好,一个劲在调整。”最终名列第五。

舆论重压之下,功败垂成,杜丽忍不住哭着走下赛场。

里约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赛后,杜丽安慰获得铜牌的易思玲。图片来自网络

里约奥运会,杜丽再次为中国冲击首金。但“首金”两个字不再是悬在头顶的剑,她说,“经历得多了,首金不再像前几届那么敏感,前几年一听到首金心就一紧,感觉受不了,所有人都不要和我提首金,现在感觉太正常了。”

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是杜丽运动生涯的谷底:女子10米气步枪名列第五,女子50米步枪三姿无缘决赛。杜丽向国际射联申报了暂时退役申请。

2015年1月,淡出公众视线两年的杜丽,在微博上发了两张重返训练场的照片。再次拿起枪,她感慨,“人枪合一的感觉还在!熟悉,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!”

经过两年的反思,她坦言,伦敦奥运会时,“整个人都是浮在上边,不服输,害怕输,不愿认输。这次回来,我不会再重复当时的错误,我不会再把自己当成夺金牌的工具,我只是杜丽,拿不到金牌难道就不是杜丽了?”

今年5月份,启蒙教练周士兵到北京看望杜丽。“她的状态非常放松,说起来奥运会也没有什么压力,真正的是在享受比赛的感觉。”周士兵向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回忆。

2008年北京奥运,杜丽冲击首金失败后伤心落泪。图片来自网络

1990年代,周士兵在山东淄博沂源县从事射击教学工作,负责为省队选拔、输送人才。1994年,他来到杜丽的中学选苗子。

当时读初一的杜丽正在操场上体育课,“我当时也没多想,从她们班挑了好几个小女孩,我问她们喜欢不喜欢枪,她们说喜欢;我问她们胆子大么,她们说还行。”周士兵让愿意学射击的同学下午到体委大院找他,结果只去了两个人,其中就有杜丽。

在此之前,12岁的杜丽从来没有摸过枪。

当时县体校的训练条件很差,杜丽的大师兄辛本明对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没有枪,我们都是用打鸟的枪训练。”他记得杜丽刚来的时候,连压枪上子弹都压不动。

摸枪的新鲜很快就被训练的枯燥代替了。枪弹数量有限,周士兵多数时候只能安排小队员空枪瞄准,“一站半个小时、一个小时”。辛本明记得,和杜丽前后开始训练的一共有六七个女孩,好几个觉得无聊就不练了,杜丽不仅坚持住了,还很刻苦。

杜丽和同为射击奥运冠军的老公庞伟。图片来自网络

“杜丽性格比较内向,所以她还是适合练射击。”周士兵对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杜丽练射击的前两年,家人心存顾虑,担心影响学业。但是杜丽进步很快,两年后,在教练的推荐下,进入淄博市队学习。

1996年,市队师兄徐加贵第一次见到杜丽,“她非常非常瘦,感觉风一吹来回晃。”

很快,他就看到了这个瘦弱女孩隐藏的力量。“同龄人中,很少见到她那种对射击、对冠军的渴望。”

当时市队附近有一家溜冰场,年轻的队员们经常溜出去玩,“她从来没跟我们一起过。”现在回忆起两年多同队的经历,徐加贵对杜丽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她认真训练的样子。“她是很安静的那种类型,虽然没跟人说过,但是她心里有一个目标。”

1998年,第十九届省运会,杜丽以气步枪比赛个人第二的成绩被选入省队。四年后,她以替补身份进入国家队集训,并在当年的釜山亚运会上夺冠。

从此,杜丽成为中国女子射击队的主力。2002年,杜丽获得射击世锦赛女子10米气步枪个人亚军、团体冠军;2004年,在奥运会发源地雅典一战成名。

领奖台上的杜丽。图片来自网络

徐加贵对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别人都说她心理素质好,我觉得她永不满足、不停追求的倔强比她的心理素质更重要。”

北京奥运痛失首金五天后,杜丽绝地反击,夺得50米步枪三姿金牌。

两届奥运会,两块金牌。同时,在射击队,杜丽与同是奥运冠军的庞伟公布恋情。两人2009年结婚,次年生子。在大家眼中,可以顺理成章功成身退的时候,杜丽选择备战重返赛场备战伦敦奥运。

说起复出,徐加贵感慨”真得不容易“。他回忆起当年的训练,依然会“头皮发麻”。

“我每天拿起来那身训练服都不想往身上穿,夏天一身汗,冬天特别冷,”他说,“射击看起来很好看,实际上非常痛苦,我们卧射和跪射,训练的时候保持一个姿势几个小时,手、腿都没有知觉了。”

常年训练让杜丽的脊柱劳损和腰伤严重。

伦敦奥运之后的短暂退役期间,杜丽回到山东省竞技体校担任副校长,过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。

2013年沈阳全运会,杜丽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去观看比赛。周士兵看出了她的落寞,“她心里肯定还是想自己上去打,她离不开射击。”他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杜丽再次选择回归,她的第一堂训练课,都没来得及擦枪。枪放了两年了,都有些生锈了。

经过一年多的系统训练,杜丽在奥运选拔赛中获得了10米气步枪和50米步枪三姿两张里约奥运入场券。杜丽开玩笑说自己“命硬”。

里约奥运会女子50米步枪三姿比赛是杜丽的谢幕之战。走下射击场,她听到大家赞美她的立射是全场最好看的,杜丽说“不求打得最好,只求站得最美。”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